當前位置: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> 其他 >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> 第716章 放過我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16章 放過我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季薄言出去之後,一直冇進來,那個屬下等了一會兒,也出去了。

大鐵門,哐的關上了。

薑若悅疑惑,重要的事?剛纔那個屬下來說,有重要的事稟報,會不會是賀逸來救她了。

薑若悅心裡激動了一瞬。

肚子裡的寶寶又躁動了起來。

她現在很饑餓,口渴,不給任何東西吃,這對於一個懷著兩個孩子的孕婦來說,太殘忍了。

季薄言,這真是要活活餓死她了。

薑若悅環顧一圈房內,也冇看到任何吃的。

她抱住了胳膊,肚子隱隱犯疼,她能感覺到,兩個寶寶在裡麵不安的動了起來,也彷彿在無聲的說著,薑若悅也無聲的迴應著。

“媽媽,我們這是在哪,好不舒服。”

“寶貝兒,彆怕,爸爸很快就能來救我們了。”

ps://vpkan

兩個小寶寶又動了一下,“爸爸會來救我們嗎?”

“當然會的,爸爸很愛你們的。”

“那媽媽,你讓爸爸早點來吧,我們這樣,好不舒服奧。”

薑若悅感到深深的自責,這兩個小寶貝跟著她,一直在經曆風雨,是她冇保護好兩個小寶貝兒,想及此,就胸口生生的揪疼。

薑若悅再環顧了一下四周,可什麼都看不到,她隻知道這裡,應該在地牢之中,具體地理位置,她還是否在雲城,她不得而知。

這個時候,有個上了年紀的老人進來,手上拿了清掃的工具,門口還有人催促著。

“快點打掃了去做飯,餓死了。”

老人應該六十多了,要喊人的話,該喊婆婆了,老人進來,就低頭兢兢業業的清掃地麵。

薑若悅把目光落到了這位老人身上。

……

外麵,季薄言的屬下退出來,走到季薄言身邊:“老大,我們還留著她做什麼?薑雨柔也放出來了,薑家公司的股份也拿到了,這個女人,可以除掉了。”

“到了最後時刻,才除掉她,這之前,先利用她,把我之前的損失補回來,跟我來。”

手下就跟著季薄言去了辦公室,季薄言打開抽屜,把一份檔案取出來,遞給了他。

“小心一點,把它交到賀逸的手上,讓賀逸簽了帶回來。”

屬下打開看了看,是關九號地塊的競標退出協議。

“讓賀逸主動退出,這樣我們就能穩操勝券了?”

這塊地皮的位置非常好,利潤很大,如果他們吃下,肯定要大賺一筆,隻要賀氏退出,他們有絕對的把握。

這份退出競標協議,很快就經過幾手人的轉交,最後由一名律師,遞到了賀逸的手上。

賀逸的辦公室裡,來人感覺戚雲看向他的眼神,非常的幽冷,敵意非常的強。

“希望賀總能明白,我隻是一個傳遞檔案的,扣留了我,或者對我使用手段,是不會有任何作用的。”

戚雲冷哼一聲,從律師身上移開了目光,也掃了一眼協議內容,眸子裡,透出一絲憤怒。

“讓我們退出競標?季薄言好獨吞這塊肥肉。”

這次的競標,賀氏的競標部門,也精心調研準備了兩個月了,前期的資料,都已經整理完畢了,現在退出,損失非常大。

賀逸飛快掃完協議內容,拿過鋼筆就簽上了大名,戚雲愣住了,這麼大的事,一秒都不考慮一下?

送檔案的來的人,也愣住了,冇想到賀逸這麼爽快。

“賀總,簽好了就給我吧,想必季總收到了,很滿意。”

對方以為馬上就能拿迴檔案交差領錢了,抬步上前,嘴角都是笑意。

賀逸合上檔案,屈指敲了敲:“協議我簽了,但我有個條件,讓季薄言自己來拿。”

對方的笑,瞬間僵住。

“賀總,我的雇主讓我等您簽完這份協議,務必帶回去,還告知我,若我拿不回去,您的小嬌妻就要受苦了,賀總忍心嗎?”

對方的話裡,無不透露著威脅之意。

說完,對方就想把協議抽走,賀逸兩指壓住協議。

“我再說一遍,讓他約個地點,我見麵給他。”

律師被賀逸抬眸起來,冷厲的一抹眼神,震懾到了,收回了手,推了推眼鏡。

“既然如此,我會把賀總的意思轉達的,先走一步。”

律師離開辦公室,戚雲看了一眼對方進入電梯,麵露擔憂。

“這樣少夫人,會不會有危險?”

就怕,他們的目的冇有達成,找薑若悅發泄。

賀逸落在檔案上的手移開,握緊成拳,他又何嘗不擔心,但他必須賭一把。

“這是最有可能找到季薄言藏身的時機,薑若悅一直在季薄言手上,纔是最危險的。”

那名律師出來,立馬就找了一個安全的地方,把賀逸的話,轉達了出去。

季薄言接到電話,來到了地牢門口。

“賀逸不答應我的條件?”

他又一腳踹開了鐵門,哐噹一聲,踏了進來。

薑若悅嚇得一哆嗦,連忙藏起了剛纔老婆婆看她可憐,悄悄塞給她的一顆熟雞蛋。

季薄言一邊聽著手機,一邊森冷的看向了她,咬牙切齒的:“我剛纔開了一個條件,隻要你老公讓出九號地塊,我就可以放了你,你老公不同意,現在你該相信,你老公不會來救你了。”

薑若悅腦子一片發白,季薄眼這壓抑的怒氣,不像是在跟她演戲。

她攥緊了手心,季薄言真的開了條件換她,賀逸不答應嗎?

季薄言又壓著怒氣,對著電話:“他的態度很強硬?冇有商量的餘地?”

薑若悅隱約聽到電話那頭的人說,‘冇有’。

同時,季薄言看向她的眼神,也變得越來越可怕,薑若悅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。

“很好,我看他是真的不想管薑若悅的死活了,不過,他是不是忘了,薑若悅的肚子裡,還有他的孩子了,我倒是要看看,是他狠,還是我狠,既然他要跟我玩,我就先給他上道菜,看他還是否無動於衷。”

結束電話,季薄言叉腰,冷看了薑若悅一眼,招了一下手,一名手下就走了過來,季薄言對他輕語了幾句,那人便點頭過來,強製的把薑若悅拖了出去,關到了一個大鐵籠裡麵。

“你們要做什麼?”

薑若悅唇瓣抖了抖,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。

“嗷。”

這時,他們又牽來了一條凶猛的黑色大狼狗,立在季薄言的身邊,這狼狗季薄言每餐喂的是進口的火腿,體型長得非常的凶猛。

隻是看這狼狗的體型,就能把人嚇得腿軟,猜到他們很可能會把狼狗放進來,薑若悅蜷縮到鐵籠的角落裡,已經嚇得說不出來話了。

“老大,黑狼牽過來了。”

“把黑狼放進去。”

鐵門打開,這隻叫黑狼的狼狗,果真就被放進來了。

邊上的人,還拍了拍手掌:“黑狼,到了你加餐的時候了。”

黑狼像是聽懂了,邁著矯健的步伐,一步一步逼近了薑若悅。

眼看著黑狼逼近,那雙黑溜溜的眼睛,釋放出貪婪的精光,一張嘴,就露出滿口尖利的白牙,薑若悅的瞳孔不斷的瑟縮著。

有人在助威:“黑狼,行動。”

薑若悅拚儘軟綿的身體,才努力張開了嘴:“黑狼,我不好吃的,放過我吧,我給你買火腿吃,好不好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