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> 其他 >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> 第723章 彆打了,彆打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723章 彆打了,彆打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嗚……嗚……”

薑若悅被抽得,蜷縮在了地上,捱了兩鞭子,人就撐不住了,手指緊緊的攥著。

這人下手特彆狠,每一次,都用儘了力道,活像一個變態。

因為他一想到薑若悅是賀逸的女人,賀逸捧在手心的女人,竟然淪落到被他抽打,簡直跟做夢一樣。

婆婆跪在一邊,看不下去了,急道。

“彆打了,彆打了,她懷孕了,這麼打,就是作孽啊。”

揮鞭的人,嘴角扯出一絲陰笑。

“老大下了命令,說了二十鞭,就是二十鞭,我可不敢不執行。”

老人爬到男人跟前,決定替薑若悅擋鞭子。

“那還是打我吧,剩下的我替她捱了。”

薑若悅半睜開眼睛,虛弱道。

ps://m.vp.

“婆婆,你彆管了,你的身子更吃不消。”

雖然自己真的很想,躲過這些鞭子,但她不能害了婆婆。

婆婆又急又氣:“可你還懷著孕,這樣下去,怕是一屍三命,說來說去,我就不該把手機給你。”

“你這個老人,滾一邊去,老大說的是抽她,我隻能抽她。”

老人被一腳踢開,男人再次揮鞭,狠狠的抽了薑若悅一鞭。

“啊……”

薑若悅被抽得在地上,抱成一團慘叫起來。

薑若悅每發出一聲慘叫,婆婆就心揪得老高。

急得高血壓都要出來了,認為這太冇人道了,著急的想著辦法,最後想到把薑若悅塞給她的鐲子,給這男的。

“小兄弟,彆打了,來,這個鐲子我給你,你拿去能換一大筆錢。”

老婆婆就爬起來,把細膩的鐲子塞到了對方手上。

男人捏著這瑩潤的鐲子一看,就知道價值不菲,可口氣並不好。

“這麼好的東西,不早點拿出來。”

薑若悅臥倒在地上,口裡一股腥味,半閉著眼眸,抱緊了自己,冇想到這婆婆這麼好。

也以為,對方收了鐲子,會放過她了。

可惡的是,他收了鐲子,看了一眼周遭冇人,放進衣兜裡後,又揚鞭子來。

婆婆急道:“你怎麼還打?”

“我可冇說收了東西,就不完成老大的命令了,二十鞭子,她必須挨。”

“你這人……”

男人又不耐煩的,一把推開婆婆:“我怎麼了,你滾一邊去,不然我連著你一起抽。”

這時,門口來了一個黑糊糊的東西,睜著黑溜溜的眼睛,站在那,看到男人揚起長長的一鞭子,鞭打在薑若悅身上,蜷縮在地上的薑若悅疼得一抽。

黑糊糊的東西,也嚇得一跳。

“嗷……”

“嗷……”

一陣狗叫聲從後傳來,黑狼跑了進來,一口咬住了那人手上的鞭子。

“黑狼?”

麵對冒出來搗亂的黑狼,男人氣道:“黑狼,放開,去邊上待著。”

黑狼使勁,咬著鞭子不放,男人用力抽了一下,硬是冇抽出來,反倒,被黑狼把鞭子抽走了。

薑若悅怔愣,黑狼是來幫她嗎?

“你這狗,瞎了眼睛了,你主人要我抽她的,快讓開。”

黑狼氣勢囂張的衝他一陣吼叫,“嗷……”

那人拿黑狼冇轍,手上冇了鞭子,隻能在一邊乾站著。

“這狗,是在保護你,連它都看不下去了。”老婆婆驚呼又驚喜。

薑若悅也驚訝得很,躺在地上看著黑狼,虛弱道:“黑狼,謝謝你。”

外麵,賀逸帶人找了過來,他們目前處在養老院的位置。

戚雲,“養老院找到了,少夫人就在這附近了。”

賀逸幽冷的目光,掃過周遭:“以養老院為中心,分散出去,趕緊找,誰先找到,賞一百萬。”

大家聞言,更加精神抖擻,立刻分散去找薑若悅。

賀逸從駕駛位拿出了一把槍,一個彈夾,壓低的黑眸裡騰起殺氣。

戚雲看了一眼平板,麵露震驚,立馬來到賀逸身邊。

“賀總,看,律師的車往這邊開來了,他應該是來找季薄言,遞交那份協議了。”

看到平板上,不斷移動的小點,賀逸緋冷的薄唇緊抿住了,下令。

“讓大家趕緊回來,跟緊這個紅點。”

另一頭,季薄言辦公室內,大家發出疑問。

“老大,賀逸就要來了,我們還不走嗎?”

“對啊,老大你在想什麼,還故意讓律師這會兒過來,賀逸肯定在監視他,這不是暴露我們的位置嗎?”

“這到底是為什麼。”

季薄言狠蹙了一下眉心,語氣陰冷:“你們好像很怕賀逸?難道他來了,我們就必須逃。”

幾人被問住了,麵麵相覷。

實則,他們還真的很忌憚賀逸,賀逸這次來,肯定帶了不少人,這些人大部分還是黑雲島培養的精英,硬拚起來,他們覺得自己並不是對手。

“我們不是這個意思,一切聽從老大的安排。”

其他人,也趕緊收起自己的小心思。

“對,老大一定有自己的安排,我們相信老大。”

季薄言背起了手。

“我這麼做,當然有自己的打算,還不需要你們來教我做事,行了,你們去守好自己的位置。”

大家退出去後,有一個人冇出去,一看就是有話要說。

“你想問什麼?”

“老大,為什麼要留著薑若悅,直接解決了她,不乾淨利落嗎,還可以為嫂子報仇。”

手下口中的嫂子,指的是殷若。

“是不是因為薑若悅長得和嫂子有點像,你下不去手,你下不去手,可以讓我們來的。”

手下小心翼翼的看過來,除了這個理由,他實在想不到,季薄言留著薑若悅做什麼。

老大也不是憐香惜玉的人,更不可能對賀逸的女人,這麼善待。

放狼狗咬薑若悅的時候,他分明發現老大盯著狼狗的方向,高度的關注著,反倒是最後狼狗對薑若悅不感興趣,老大的神經才鬆懈了一分。

“老大,她不是嫂子,她是薑若悅,是賀逸的女人啊,你千萬彆被矇蔽了眼睛。”

他真擔心這樣下去,季薄言會被這個薑若悅迷惑了。

季薄言麵上扭曲了一分,語氣極重:“我冇跟你們說過,彆再提那個女人了?”

手下冇想到,季薄言會陡然勃然大怒,手下立馬低頭,拿出認錯的態度來。

“對不起,我說錯話了。”

“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,我留著她,自然有更大的用處,行了,跟我來。”

季薄言大步出去,手下立馬跟上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季薄言來到薑若悅的房間,掃了一眼這幅狀態。

薑若悅躺在地上,半邊臉趴著,身上的衣服,殘破了好幾處。

“黑狼怎麼在這?”

黑狼走到了季薄言的身邊,埋低了頭。

季薄言又來折磨她了,薑若悅渾渾噩噩的驚醒來,喉嚨全是血腥的味道堵著,掌心一片冷汗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