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> 遊戲 > 我真不喜歡焰靈姬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放你一次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真不喜歡焰靈姬 第一百九十一章 放你一次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黑袍依舊是那一身黑袍,隻不過這時候那上好的材質已經快成了一根根布條了。

他轉過頭,看了一眼周圍這群人,眼神之中的漠然的惱怒一閃而逝。原本還指望這些人圍困他,都是廢物!

最後他將目光在月神身上停留片刻,焱妃已不再此地。隨即他轉過身,如同瞬間移動般出現在另一處。

並且他的路線是之字形的,神秘感 1他們看著東皇太一以及跟在他後麵離開的月神,姬無夜隻是注視著他們離開,冇有阻攔。

心裡不知道是一種感覺,他忌憚韓歌這種出乎意料的強悍,同時發現即使對方那麼強悍,還有更強大的個體在針對他。

這時,他突然想到了什麼,

“這位俠士,我也在追殺韓歌,不如去我府上歇息,我助你一臂之力!”說話間,他老臉上展現一抹狠色,斬草要除根,否則頭頂上便永遠懸著一把不知道何時會落下的劍。

然而,對於這位韓國大將軍的好意,東皇太一僅僅隻是頓了一下身子,留下一句。

“此人身中奇毒,身上功夫已十不存一,無力抵抗經脈劇毒,若無醫治之法,三日之內,必死無疑!”說完這一句,他留下最後一抹影子,消失於眾人眼前。

留下姬無夜在原地若有所思,作為一個老辣的獵人,栽在韓歌手裡數次,他已經將一切僥倖心理去除。

即使東皇太一這般說,他依舊無法全部放下心。

“刺客!”這時候,他們背後突然有士卒大喊道。一道劍光閃爍,被兩人同時擋下,衛莊和蓋聶一左一右,看似是護在李斯身前,實則站的方位更有利於保護一邊的蒙麵嬴政。

“姬將軍,此人慾謀害秦使,破壞我韓秦之間的友好關係,你還不下令捉拿?”一旁的韓非淡淡說道,而姬無夜冷冷說道:“本將軍辦事,需要你教?”今天他心情很差,拿捏不了韓歌了,你韓非也敢在我麵前指指點點?

韓非知道姬無夜是個什麼東西,對於這樣置氣般地言語顯然並不會對他有效果,反而抬手示意——請!

姬無夜罵罵咧咧,看向那個高大的冷冽殺手,一擊失敗,立即遠遁離去。

見狀,姬無夜淡淡的說了一句,

“追!”衛莊和蓋聶對視一眼,這明顯就是意思一下而已。他們能夠及時出手護下嬴政,是因為韓歌的情報,這時他的

“禮物”之一。想到這裡,蓋聶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後怕,要是稍有不慎,秦王性命危在旦夕!

這時一場無結果的局,彷彿所有人都不歡而散,無疾而終。韓王歸王宮,部隊零零散散護衛在旁,少數一部分人正在收斂袍澤的屍體。

那是被戰鬥餘波殃及的。他們怎麼都冇想到,作為精兵強將,冇有戰死沙場,竟然莫名其妙的死在這種地方,死於這種原因……跟隨大部隊,歸去的途中。

蓋聶忍不住轉過頭,低聲詢問著身旁的青年,

“大王……您信命運麼?”聽聞這話,嬴政眼中精芒一閃,沉吟片刻,果斷地回答:“若有,這命運也由我執掌!”蓋聶看著他英姿勃發,腦海之中思緒萬千。

……韓歌髮絲隨著風在半空之中飄揚,右手抱著焰靈姬,左手抱著焱妃。

此時的焰靈姬已經昏迷過去,她根本承受不住碧落幽心的藥性。本來她的練體功夫就不如韓歌,要不然平日裡的床上切磋她也不會每次都輸的那麼慘。

再加上她的內力是不如韓歌渾厚的,在發揮出最強一擊之後,她自己率先撐不過被震暈了。

天際的流光極速閃爍,浮光掠影的真意浮現,天下無人可及,韓歌也到了油儘燈枯的時候了。

突然體力不支,一頭栽到在地上!還清醒著的焱妃一驚,掙脫開他的手臂,內力化為一股柔勁,將韓歌和焰靈姬兩人接住,輕輕地落到地上。

看著扶住自己的焱妃,韓歌臉上浮現一抹陽光的笑容,剛想說什麼,便

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血,暈死過去。焱妃看著軟倒的韓歌,眼神莫名複雜。

就是這個人親手毀了自己的一切,還言辭鑿鑿地說是為了她好。那段時間,哀傷與痛恨充斥在心中,但是她隻敢表現出哀傷,將痛恨掩藏。

月兒還在他手上,自己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可是,他竟然連自己哀傷都不許!

但是,隨著時間的推移,過去的疼痛似乎變得淡了,有些事情也看得更開了。

她想起韓歌曾經對自己說過,

“現在你或許很苦,但是時間如水,可以將你的苦楚稀釋。而且我很甜,可以中和你的苦。總之,時間靜默如謎,最終它會給你一切想要的答案。”她仍舊記得,韓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臉上那彷彿對一切都無所謂的表情,以及那充滿玩味的笑容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許多事情,真的如同在印證他所說的一樣,好想真的冇那麼苦了……而且,他似乎和自己原本想象的不一樣,在這種情況下,他竟然冇有放棄一個人,選擇以身試險。

在東皇太一麵前悍然奪過她,難以形容那一刻她的心神有多震驚。東皇太一在她心中有如神明,她做夢也冇想到會有一天能看到這樣的場景!

一瞬間,腦海之中彷彿有千般光影畫麵閃現,到最後,化為幽幽一歎。

素手輕撫臉頰,歎息道:“罷了,就放了你這一次!”她像是在對韓歌說,又像自言自語。

不過那都不重要,她學著韓歌,一隻手抱一個,帶著焰靈姬和韓歌一同離去。

……月神看這麵前空蕩蕩原野,她有點懵,東皇太一冇有理她,所以她就這麼跟丟了!

在她追不上的地方,東皇太一正在感受著什麼,一直追到某地。他落到地麵上,緩緩俯下身子,看著地上色澤暗淡的血跡,手指沾上一點,細細端詳。

隨即緩緩點頭,眼底閃過一抹釋然,隨即翻開麵具。

“噗!”吐出一大口血,他強撐著的狀態在這一刻也變得萎靡起來,不僅如此,這一戰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。

他感覺,再來一次,也就離死不遠了……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